入云栖

追寻。

一封信

"

我已经在loft混了这么久,说实话,刚一开始我没想一直写下去的,放弃的念头一直都有,还在某次辣成绩跟前差点想过把这个号注销了。

我想说一点,是你们在一直一直给我写下去的勇气。

我不是很在意那种热度,我喜欢自己写下的每一个字,这就足够了。我写文的目的,首先是满足了自己,其次才是考虑接受度/热度。

小号唠嗑/原创用,但大多都用来唠嗑了。我的手机里存了很多很多我想和你们说的话,不敢发出来,因为我自己看着都觉得矫情。

但这确实是我内心里最想给你们说的话。

我做的那个大梁年事表招来不少热度,我很喜欢那些在底下给我评论的人,无论是感谢,捉虫......我都会一个个回复,是这些评论让我知道自己做这个的价值。一句句感谢的话把我从悲伤的湖中拉出来——

我看到有你们在的万千曙光。

还有一点,我家里人是不支持我写这些他们口中“乱七八糟”的东西的。

也在这里声明了,我明年高一,14岁,应该说很多人都是我的前辈,未来需要前辈们的指导,也请您能看得上我,愿意提出对我的意见。

谢谢您愿意让我变得更好。

关注我的人都知道,我会给每个粉丝发一句“谢谢关注”,无论是回复还是不回复,看到或者没看到,我的感情都在这里。

家里人反对,我会用自己的成绩告诉他们我就算这样也可以不耽误学习,我依旧会学的很好。

loft里我明恋的文手很多很多,我看着她们日常的互动,心里想着有一天我也能这样。

我能和她们一起在阳光下写出我走过的山水千程。

我有过刻意隐瞒自己写文这个事,但是不会了,他们反对,我就要背着旨意而行。

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。

“冲破这风雪——”

终有一天是可以的。

只要有你们在,计日以待罢了。

"


这是一封情信,写给你

“君心何坚决,到死无两意。”——书海沧生《昭奚旧草》


我来吹吹  @阡辰 的字

鱼鱼的字真好看鸭我我我我自愧不如

哭了


字/子于

后期/我  拍摄/我

墨水-山葡萄

【楚知卿】#片段素材2

#还是昨天的那种片段素材

#有写文想用的小可爱记得小窗告知!

#露出了想要看评论的眼泪


"

楚知卿生于边境的凉州城,从小看着刀光剑影长大的。

她从小就开始和父亲练剑,只是为了能在匈奴的侵犯中保住几个人的性命,别让这里又是一片死寂。

楚知卿已经看过了太多生死厮杀,她的眼里见遍了天下的悲欢离合,尽管她还很小。她再一次面临凉州城内新生的欢喜,是楚明允出生的那一天。

——“阿姐。”

这是楚明允会叫的第一个名字。

那一天楚明允出门玩回来,家里只有楚知卿一个人,她看着弟弟满身的泥水和脸上的风尘,撇了撇嘴:“整天就知道玩,叫父亲看到了又该说你不成器。我可不管。”嘴上这么说着,却赶紧从旁边屋子里拿出来一块布把他身上的脏擦干净。

“不过长得是好看。”楚知卿嘟囔道。

凉州城虽然屡受匈奴人和侵犯,但日常生活过得还算安宁。

不过这安宁的日子没有几年,楚知卿知道。

残阳如血般洒在凉州城的墙壁上,城外是匈奴的喊杀声,城内尸横遍野,朝廷官员早就离开了很久——是准备退守。

满目的苍凉下只有楚知卿一人提剑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她的红衣更显艳丽,风吹起的是一把至死不折的风骨。

楚明允刚一回来就看到这一幕。

“明允,听我说。”楚知卿用手抚上弟弟的脸颊,“那条小路——你就从那里出去,一直跑,不要回头。”

楚明允用手轻轻拉住姐姐的裙袂:“那你......”

楚知卿稍微一甩就挣脱开,她红艳的唇上露出一抹笑意:“明允,听话。跑——”

楚明允转身就跑了起来。

她笑的更好看了。

——“总有一天,大夏所有的人都阻止不了你。”楚知卿在几年前的一个夏夜对怀里的楚明允说道。

而姐姐就不能看到你这样了。

“这凉州城,总要有人站出来的。”

"

*心血来潮写的

*我求求大家了给个评论吧

【长顾】#片段素材1

#片段素材,公开供给给大家写文用那种。

#有写文想用这个片段的小可爱小窗告知我一下!


"

京城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。

街上有些冷清,白雪在柔光覆盖着屋檐,细看能看到袅袅的轻烟从屋子里散出,带来阳春三月的暖意。

长庚举伞站在一棵枯树下,时不时向远方看去,漫天的飞雪不止息地舞着,掠过长庚的发丝,抚过他的衣角。

从远处带来一个人。

那个人没有打伞,蓝色的衣袍迎风吹起,冒着风雪而来。

长庚眼底露出融化冬雪的温度,避开一切寒冷,直冲着骑马奔来的人。

他们已经看停了一场乱世的硝烟烽火,只想好好立于天光陌上,看一场盛世雪雨。

小舟从此逝,唯有江海可以寄余生。

"

跟风玩一下

我真的好低产(无地自容


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欢!

另外提一下剩下的2w全是24h的

还没官宣,我先保密

【生贺|长顾】剑

"

#只带一点长顾,因为本文大多是顾昀个人向

# 祝她@氰沐。 生日快乐!

#送她一个小十六,希望新的一岁也天天开心鸭!

西北已经是冬天了。

漫天的雪随着大风飘洒摇曳,原先就光秃秃的树枝上更是凄凉破败,虽是都迎着天光去生长,可依旧满目凄怆。寒风毫不吝啬地给予少年它最多的寒冷,肆意地又吹开他身上的伤口。

顾昀就是在这样一个冬天到的西北。

天还没亮透,远处还带着夜的点点星子,一盘月亮仍旧迟迟不肯归去,努力在顾昀的重剑上投下最后的一片月光。

顾昀脸上的稚气还未褪去,眼底的恐惧中透着不该有的刚毅。任凭风呼啸,纵使雪吹过,

他什么也不知道。

元和十五年,顾昀被蛮人毒箭所伤,近似盲聋。

他双手提着剑,很有一下栽倒在地上的风险,脚已经完全没在了雪里,可神色却很稳重,直盯着前面空无一人的雪地。

——“堂堂我顾家男儿,连最基本的起承转合都悟不懂,你要是再练不会,就不用再回来了!”

顾昀依旧记得老侯爷昨天说的话。

——“小侯爷,剑是孤独的,有些功夫,你必须得自己去和它说才行。”

他也依旧记得钟老将军的话。

然后他茫然无措了。

身处雪地,又该向往何方?他想。

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前方,不柔和,不像秋水,足以迸出火花来。一根树枝被吹压到了地上,轻轻地勾起一簇雪花,雪花之间再普通不过,平起平落;但风却吹起一片雪与它们一起流浪,倏地又被吹起;寒风似乎更为猛烈了,像是在为哪位壮士送行,很有种“风萧萧兮易水寒”的感觉,他刮过顾昀的脸庞,又将那团白雪吹得更高,吹向不知名的远方;最后都尽是归于尘土。

顾昀看懂了:所谓“起承转合”,都在风起风灭之间。

只见顾昀终于艰难地迈出了一步,顿时如同雪崩,少年一下就被湮没在了雪中,他双手持剑,沉重地向右挥出去,剑刃下压——以最普通的方式起剑,似日出日落,只道寻常;双手握剑抬起,刀刃方向不改,犀利不变——以双手做承接,似清晨霜降,内蕴重大;而顾昀又骤然转身,剑挑起地上的雪飞落——像是生死之间的转折,清透无杀气;剑停留在空中,纹丝不动,只有雪花落在刃上——平息收剑,归于天地。

可顾昀毕竟不是剑。

未来的几年,顾昀见证了许许多多不该出现在他原本生命里的事件:玄铁营事变、老侯爷长公主相继离世、朝廷上的尔虞我诈......

这些都是原本不该属于他的曾经。

小小的少年终于看清了世态炎凉,他学会了爱枯草荒木,学会了爱西北的大漠孤烟,学会了爱北风吹来的白雪,学会去成为一把刀鞘。

剑愈利,则愈易折,唯有鞘,包容一切,方能成为最利的刀刃。

听完顾昀讲完他的故事,长庚在暖炉边轻轻吐出一口寒气,望着窗边他那百战不折的大将军问道:“你小时候......老侯爷真的是这么练你的?”

顾昀快速的抹了下眼角:“当然是。”他没有转过头来,只是一直望着窗外万家灯火的山河人间,眼神透过芸芸众生,一直看到时间的尽头。

“长庚......”顾昀突然感慨道,“我这辈子,前一半都送给了这片江山;而后半生......”

“就只能送给陛下您一个人了。”*

老侯爷的话依旧响彻在顾昀的耳边

——“别哭,眼泪会冻住。”

我走过来了,我没哭。

哪怕把这曾经了的江山都压在我身上,我也依旧能走过来。

因为有一把剑,还等着我去爱他。

"

2018/12/7  执笔:非晚

您关注的文手突然深夜混更

其实我就是攒够了想出来发发

有重复的

p9其实是一篇敷衍了事的生贺文的字数

一点感想

清斩:

"


我可能是全天下最后一个听完广播剧的人了吧……


我弄那个大梁年事表的时候(去大号看 @入云栖) ,正在听广播剧的二十七、二十八集,打到最后收复失地的那里,广播剧里正巧播的是二十七集月若流金。


一下就哭出来了。


整个故事线,不如说是长庚和顾昀一起走出来的路。


他们是故人,是兄弟,是战友,是君臣。


也是对方一生的归宿。


岁月流逝的很快,卷起滚滚的尘埃没过一代又一代的人,搭起一层又一层的故事。


长庚和顾昀的故事还没有结束,他们还要走过春意漫天,路过万家灯火,走出金黄暖秋,看到漫漫的冬日飞雪,他们还要一起去故园煮雨听茶,一起回首曾经执手的千千万万个时间。


故事的结束并不是长顾的一生所抵达的最后一处,在我的眼里,他们还有更多的明天去相拥。


这里忽然想到银临不老梦里的歌词:


“于万人中万幸得以相逢。”


他们的任何一处爱恋,都足以让我心痛。


“我和他一起相逢山河人间。”


“此时沧,彼时桑,天地皆平凡。”

"

大梁年事表+感情线

#这可能是我主页唯一有用的东西了

#想看评论


  • 元和九年 顾昀生(按顾昀比长庚大七岁推算)
  • 元和十五年 老侯爷率玄铁营荡平北蛮十八部落班师回朝

路过雁回

神女封贵妃(新番外二:父心拳拳)

  • 元和十六年 玄铁营事变

长庚生(推算)

  • 元和十八年(应该) 胡格尔至雁回
  • 元和十九年 顾昀十岁,得到缓药
  • 元和二十一年 军费消减,盖起鸢楼
  • 元和二十四年 顾昀第一次参与剿匪,路遇陈轻絮姚镇
  • 二十六年 顾昀十七岁,挂帅西征
  • 元和二十七年 顾昀奉旨找回长庚

顾昀沈易雪地救长庚(当时应该是十一岁)

“这么相信我吗?可你又不认识我。”

  • 元和二十九年(小说正文开端)加莱荧惑进犯

胡格尔死、长庚回京

“臣顾昀,救驾来迟了。”

元和帝驾崩

长庚十三岁 “我没有胡思乱想。”

  • 隆安元年 大赦天下

顾昀赴西北

长庚去护国寺和了然喝茶

  • 隆安二年 魏王勾结东瀛人,顾昀私下江南摆平

长庚十五岁,两人大吵一架,然后长庚开始四方游历

“我不能再待到他身边了。”

  • 隆安三年 收复江南失地
  • 隆安四年 出台掌令法、击鼓令
  • 隆安六年秋 二人相逢

西南剿匪

重启融金令

当年冬 二人回京过年

  • 隆安七年正月十六 顾昀醉戏长庚

“跟了我,以后对你好。”

当年七月二月 长庚封雁北王

顾昀被扣帅印留京

顾昀发现“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”“经年痴心妄想,一时走火入魔。”

当年四月 玄铁营事变被曝光

顾昀入狱

长庚传信安定人心

四月初八 西洋人和蛮人联手进犯

四月十五 顾昀和西洋人僵持

  • 隆安七年五月初七 顾昀退守京师

同月 顾昀重伤

城破,城墙上一吻

长庚欺负伤患,亲眼角

同年七月 顾昀去西北

长庚封雁王,统领军机处,发布烽火票

顾昀得知乌尔骨

“他是疯是傻我都管到底。”

同年八月 长庚管理临渊阁

同年九月 朝廷洗牌,烽火票卖出

同年年底 江南前线两军对峙

顾昀收拾造反暴民,回嘉峪关

长庚送军备

“找个庄子做聘礼。”

除夕 玄铁营打败西域联军

  • 隆安八年春 吏治改革

同年五月底 顾昀沈易押送紫流金秘密回京

第一次上床

“不怕,我疼疼你。”

“义父......”

同年六月底 战局平稳,安置流民

长庚下江北

顾昀用笛子打长庚

“你知不知道珍惜自己,你贱不贱?”

同年七月底 吕党造反

同年九月底 长庚徐令平定江北安置流民

长庚受伤

“我来的路上,心急如焚……”“我真的没力气再去把一个.......别的什么人放在心上了。”

同年十月 长庚归京

同年腊月二十三 北蛮质子抵京,引发长庚乌尔骨

身世被怀疑

休养

顾昀去北疆,见到海纹纸上“海晏河清图”

  • 隆安九年春 北蛮内乱

同年二月初二 钟老身死

顾昀灵前吐血

长庚代替顾昀与西洋人一战

同年三月或四月 长庚下江南安排丧事

协助江北大营

顾昀回西北

北蛮内乱,加莱荧惑死

陈轻絮获得乌尔骨解药

“附一掌送抵江北,替我丈量伊人衣带可曾宽否。”

同年五月 长庚回京

“在半路等候已久,专门为了打劫雁王殿下。”

同年五月到八月 雁王方党之争

同年八月到十一月 党争暂时停歇

同年腊月 九省舞弊案曝光

世家受牵连、乱斗

烽火票停售,建立隆安银庄

  • 隆安十年正月二十一 江南初捷,顾昀重伤

同年二月 方党密谋清君侧

同年三月初一 李丰死于方党之手,传位长庚

长庚下江南

“陛下,您想去看看......我军是如何收服江南的吗?”

“我恨死你了,我恨死你了顾子熹。”

“我大将军一言九鼎......战无不胜。”

“给你......一生到老。”

同年三月初四 西洋军溃败

同年五月 西洋军投降

长庚乌尔骨解

“睡吧......我在。”(番外一)

  • 太始元年 顾昀养病偷去护国寺

沈易请辞被陈轻絮嘲笑(?)

“我才是陈家家主,你对陈家有什么顾虑,我什么不来找我?”(番外二到五)

  • 太始二年正月十六 蒸汽朋克大冒险

“写了你,傻子。”

  • 太始四年 原皇后去世

李铮开始游历四方

  • 太始五年或六年中秋 顾昀遛鸟,二人到雁回

“大帅!听说您遛鸟摔下来了,哈哈哈哈哈哈!”

  • 太始七年 李铮出海
  • 太始十八年 顾昀挂帅请辞

长庚传位李铮,设新历

  • 新历二年除夕 沈易前往故园找顾昀长庚蹭饭

(此时顾昀应该是四十八,长庚应该是四十一)

至此,四海清平,山河依旧。


*可以转载

*我也想让所有人都看到这么好的他们

*希望我的一个小小的整理,能给您带来帮助。